【刀剑乱舞】那把“特别的刀”是谁 下 (情人节贺文)

◇刀剑乱舞乙女向

◆all婶,其实是清婶

◇日常向,OOC有

◆真的是情人节贺文(虽然情人节已经过去好久了)

上篇请戳这:http://huagedouhaojimingtian388.lofter.com/post/1dd40a31_e3fdaf7


++++++

天还没亮,审神者便睁开了眼,一骨碌爬了起来。

这对她来说是极为少见的,毕竟懒癌晚期,平时要让光忠一催再催才起床。

但今天不行,你问为什么?

当然是因为今天是情人节,而自己还没有把送给自家刀们的巧克力包装好啊。

嘛,不过全部都是义理巧克力啦。

啊,不对,不是全部都是。

有一个,是特例。


光忠把自己打理帅气后便蹑手蹑脚地来到审神者的寝室处。

这大清早的,其他刀都还没睡醒,这种一步一个脚印的走法他表示非常吃不消。但没办法,谁让自家主人只拜托了自己呢。

光忠轻轻地拉开了寝室的门,想像以往一样把审神者叫醒。

大概又是一场拉锯战吧。

但事实却并非像他想的那样。

少女正端坐在圆镜前,把已经梳好的散下的发扎成马尾。听到门被拉开的声音,她转过头,看到的是目瞪口呆的光忠。

“这么惊讶干蛤,咪酱,我都说了今天不会赖床。”少女笑着站了起来,“我先去洗漱一下,厨房等我哦!”

光忠看着少女快步跑开的身影,笑了笑,转身走向厨房。

连床都不赖了,还真是上心啊。


吃过早饭,大家就都各忙各的去了。

但其实每把刀都没有在专心工作,都有着自己的小心思。

今天就是,情、人、节、了!

而审神者会把那个最特别的巧克力,送给哪把最特别的刀呢?


因为本丸的手合场离审神者的房间最近,所以在这种时候突然懒癌发作的审神者决定先去手合场分发巧克力。

今天手合的刀是鹤丸国永和一期一振。

手合场里还有跟着来凑热闹,顺便一起手合的和一期同属粟田口派的腿们...啊不,是刀们。

待看到自家主人后,他们都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原因是受到了惊吓。

少女正扛着一个形状扭曲的大布袋,照众刀挥了挥手。虽然想也知道里面装着的是巧克力,但一眼望去还真是大煞风景。

鹤丸走了过去,笑着拍了拍少女的头:“这可真是吓到我了,是来发巧克力的?”

“不然呢。”审神者把肩上的布袋放了下来,便往里边掏边说,“我可是给鹤丸你准备了一个大惊喜,你等等。”

“哦?大惊喜?”

难不成那个最特别的刀是…...

“嗯。啊,找到了,你看!”

少女把手里的巧克力高高举起。

“……”

“厉害吧?这可是我特别为你准备的「超级无敌大巧克力」哦,里面是白色牛奶巧克力!”

只见她举着的是一个又大又圆,用白色包装纸和金色丝带打包好的直径大约有三十厘米的巧克力。

“但为什么它这么薄。”

看上去只有一厘米那么厚啊!

“为了把它做大啊。还有,为了不让巧克力碎掉,我还特意让刀匠用玉刚做了一个和巧克力同等大小的圆盘把它给固定住了哦!”少女得意洋洋地说道。

……所以说其实这块巧克力的厚度连一厘米都不到吗?

“对了,吃完后记得把玉刚还给刀匠,不能浪费资源。”

审神者一边做温馨提示一边把巧克力放在鹤丸手上。

抱着有些重量的巧克力,鹤丸突然想起了什么,歪着头对少女说:“所以……那把特别的刀,是我咯?”

少女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啊。你们大家对我来说都是最特别,独一无二的存在哦。”

“……”

都是……最特别的存在吗?

审神者继续去分发布袋里的巧克力。

“一期哥,这是给你的。”

一期闻言伸手去接,那是一个小巧的草莓形状的巧克力,只不过用来包装的纸是和他发色一样的水色。

“我按一期哥的口味做了草莓味的巧克力哦!”审神者用一副快夸我的表情看着一期。

“谢谢你,主人,我很喜欢。”一期摸了摸她的头,笑得像个王子一般。

糟,这画面太美,不能再看下去了,一期哥笑起来真是太苏了啊!

审神者努力地把头扭向一边,开始发短刀们的巧克力。

“现在请粟田口的短刀们排成一排~!”

“是——”

粟田口的短刀们都听话的排成了一排。

“首先是乱酱的。”

乱双手接过,那是一个用粉色包装纸包裹着的爱心形状巧克力。

“唔哇,超可爱~!谢谢主人~~”

乱将身子略微往前倾,用双臂环住了少女,踮起脚尖在她的脸上“啾”了一下。

审神者先是一愣,然后——

原、地、爆、炸!

她一脸痴汉笑地回抱住乱:“乱酱喜欢就好~”

“大将快别跟乱亲亲我我的啦。”

排在乱后面的信浓略为不满地嘟起了嘴。

“抱歉,抱歉~”

审神者又往袋里摸了摸,然后拿出了一个西瓜模样的球形巧克力。

“诶?西瓜?”

“因为信浓君眼睛的颜色和西瓜很像,所以就做了这个”

“长得很有趣呢”

“是吧~”

“呐,大将,我可以抱一下你吗?”

“诶?”虽然不知道这和前面的对话有什么关联啦,但是信浓如此可爱,怎么可能拒绝,“可以哦。”

一得到许可,信浓立刻抱住了审神者,一脸满足在她的肩窝处蹭了蹭:“谢谢大将~!”

审神者如沐春风一般轻轻拍了拍信浓的后背。

下一个是药研。

“给,药研君的。”审神者微笑着递出了巧克力。

“非常感谢,大将。”药研微笑着接受了巧克力。

审神者微笑着等待了三秒钟,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

“……”

“怎么了吗,大将?”

“为什么你一点积极的答谢方式都没有?”

“积极的答谢方式?”

“……真是毫无情趣。下一个。”

我不是已经说了“谢谢”了吗?药研非常无辜的想。

然后是厚。

“给,厚君的。”审神者递出了巧克力。

“谢了大将。”厚接受了巧克力。

审神者又等待了三秒,依旧什么都没发生。

“……”

“怎么了?”

这似曾相识的场景是怎么回事。

“呵呵,没事。下一个。”

“给,后藤君的。”

“第一次收到这种东西呢,谢谢大将。”

审神者再次等了三秒。

“…………”

“你怎么了,大将?”

为什么结果又是这样——!!!大将组里除了信浓以外全部都是性冷淡吗(不是)?!!

审神者一脸生无可恋地摇了摇头。

“真的没事吗?难道是发巧克力发累了吗?”

“大概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

“那要不我来帮你发给小不点儿们吧,大将,我保证完成任务!”

后藤说这话时一脸虔诚。

“这样啊,那就交给你了。”

审神者完全不好意思拒绝。她往袋子里一捞,然后把捞出的巧克力交给了后藤。

“我相信你,去吧。”

“是!”

然而我要的并不是这种积极啊,嘤嘤嘤。

审神者欲哭无泪。

“呐,主人,后藤去发给的是小不点儿们对吧?那我们的呢?”

鲶尾走到审神者面前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一旁的骨喰和鸣狐。

“你们的在这里哦。”

审神者把三把刀的巧克力一起拿了出来。

“鲶尾的是像一条鱼的那个,不过被我弄残了,不好意思啊,啊哈哈。”

“的确,看起来像是一条虫一样……不过没关系啦,心意最重要!”

鲶尾笑嘻嘻地用食指戳了一下审神者的脸颊。

鲶尾小天使果然治愈~~~

“这个是骨喰的。”

“...给小狗吃的骨头?”

“只是形状像而已啦。”

“那鸣狐的就是这个咯,主公大人?”

鸣狐肩上的狐狸用爪子碰了碰审神者手上最后一块巧克力。

“是的哟,狐狸形状的。”

“那我就替鸣狐他谢谢主公大人了。”

“...那个,鸣狐,你能不能...用本音……”

“谢谢,我很开心。”鸣狐接过巧克力,的眼角微微上扬。

虽然戴着面具看得不太明显,但他绝对是是在笑吧?鸣狐在笑啊!

而且本音超苏的,耳朵要怀孕了啊啊!

不行,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会被苏死的。

“那么我先走一步,你们继续练哈。”

审神者扛着布袋走出了手合场。


审神者来到了室外。

因为昨晚刚下过雪,所以闲着的刀们边来到室外堆起了雪人。

“啊,主公大人,过来和我们一起堆雪人吧!”

正骑在岩融的肩膀上,身高暂时为全场最高的今剑朝不远处的审神者挥了挥手。

“嘎哈哈哈,是主公啊!”岩融爽朗地笑了起来。

“主人你快看,这个雪人像不像国行?”

萤丸和国俊同时指着地上那个躺倒着的雪人说。

因为撑着雪人脑袋的木棍太过于纤细,所以下一秒那木棍便戳进了雪人的脑袋里。

“啊!国行的脑袋被捅了!”

两人再次异口同声地说道。

“哧——”审神者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喂喂,你们啊。”国行无奈地叹了口气,但眼中却满溢着宠溺之情。

“对了,我是来给你们送巧克力的。”

审神者从布袋里拿出五块巧克力,“刷——”地一下分别扔到了五把刀的手里,“情人节快乐!”


审神者继续带着巧克力在本丸里游荡,一个一个地分发着布袋里的巧克力,直到那个鼓鼓囊囊的布袋逐渐变瘪。


本丸正厅里,有一小部分刀男正在边吃蜜柑边闲聊。

“对了,烛台切,昨晚我起来方便的时候,看见厨房那边还亮着灯。那个时候都快丑时了,你在忙些什么吗?”和泉守一片一片地将蜜柑放进嘴里。

“嗯?哈哈,昨晚在厨房的并不是我哟。”烛台切啜了一小口茶,然后继续说道,“而是主人啊。”

清光瞪大了眼睛:“诶...主人她,这么晚了还没睡吗?”

“她可是在通宵达旦地为我们制作巧克力呢。”

“巧克力?你不是有去帮忙的吗?”长谷部问。

“她只是叫我去帮忙看一下大家的刀纹而已,毕竟你们的脏衣服都是我去收拾的。还有帮忙包装...不过包装上面的刀纹都是主人用水性笔一个一个画上去的,说是怕弄错,毕竟每一个都是独一无二的嘛。”

听到这,清光微微蹙眉:“可是主人她,也不用这么……”

“你可是跟随主人最久的刀啊,加州君。你应该也知道的吧,主人她的性格,要么不做,要么就努力做到最好。”烛台切笑笑说。

“……我去方便一下。”清光突然站起来这样说道。

安定:“是怕等下主人给你巧克力的时候兴奋到尿裤子吗?”

“你给我滚啦,混蛋!”清光用尽全力拉上了门。

“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会知道主人找我帮她的忙了,长谷部君?”

“额,我……”

就在这时,门外的走廊上传来的“嘭嘭嘭”脚步声。

堀川:“是加州君回来了吗?”

安定:“那他的机动还真是快呢,有时间我一定向他讨教一下怎样做到在三秒钟之内方便完毕。”

门被突然拉开。

“找、到、了,最后一站!”

审神者神采奕奕地说完这句话后,便立刻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起来。吓得长谷部“噌”地一下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向审神者,把她拉了起来。

“主人你这是怎么了?搞得气喘吁吁的。”

长谷部一下一下地轻拍着审神者的背。

“发巧克力发得太兴奋了……对、了,巧克力在布袋里,你们...自个儿拿...吧。”

她说完话后又再次喘了起来。

“主人你还是先别说话了。”

待理顺了呼吸后,审神者抬起头问道:“安定、堀川、和泉守,你们仨都在...那清光呢?”

堀川:“啊,他刚才去方便了 ”

“这样啊,那我亲自去给他吧,我走啦。”

审神者拿起巧克力,一溜烟跑出去了。

“明明再过一会儿加州就会回来了,主人也真是的。”长谷部无奈地叹了口气。


审神者刚走出门,便在拐角处撞见了已经方便好正在回来路上的清光。

“清光——!”少女惊喜地叫了起来。

“是主人啊。”少年微笑着说。

“我是来给清光你送巧克力的哦,情人节快乐!”审神者双手捧着巧克力递到清光面前。

是用红黑相间的纸包裹的菱形巧克力。

“因为清光你好像比较喜欢吃苦一点的东西,所以我就做了黑巧克力。”

清光怔怔地看着那块巧克力,却迟迟没有去接过来,正当审神者要发问的时候,他突然开口说道:“主人你……是不是做了一块最特殊的巧克力?”

用来送给自己心中最特别的那把刀?


“咪酱咪酱,问你一个问题。”

“嗯?什么,贞酱?”

“主人她做的那个最特别的巧克力到底是给谁的呢,我超好奇的。”

“最特别的巧克力?没有那种东西啊。”

“诶?可是我昨天明明听到——”

“……原来长谷部君你有在外面偷听吗?”

“啊、不,我怎么可能会做那种事!”

“是吗……不过你说最特别的巧克力的话,我倒是想起来了。”

“!想起了什么?”

“那个最特别的巧克力啊——”


“最特别的巧克力?”

“嗯……那个,是给谁的?”

“真是的,怎么你们今天一个两个的都在问我这个问题...”

“还有其他人问过?”

“嗯,但太多了我就不列举了。”

“……这样啊。”

“不过你说最特别的……并没有什么最特别的啊,明明大家都一样重要……啊,你是说那个吗?”

“什么?”

“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啦。 ”

听到这句话,看到少女弯曲弧度刚刚好的微笑,以及她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包装普通的巧克力。

加州清光觉得他的心脏骤停了。

只见审神者剥开了巧克力的外包装——

然后一口咬了下去。

“……???”

清光:一脸蒙圈.jpg

原来你所说的近在眼前指的是自己吗?!


“所以说,那块最特别的巧克力其实是给主人她自己的吗?!”长谷部猛的一拍桌子,“这还真是……出刀意料啊!”

“嘛,主人她的作风一直都是这样的啦~”烛台切把一片蜜柑放进了嘴里,“不过最特别的刀的话……其实是有的哦。”

“诶诶诶——?!是谁?”

‌“秘密~”


“...这就是,那块最特别的巧克力?”

清光无力地看着审神者手里的巧克力。

哎...真是让刀心力交瘁,还以为主人心中真的有那么一个特别的存在呢...话说这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呢?

“是啊, 整块都是用失败品和边角料做的,一块巧克力综合了多种口味哦。虽然吃起来有些怪怪的,不过还可以。”

这样说着的少女又咬了一口。

清光无奈地笑了笑,然后上前一步,用手轻轻抹掉了粘在审神者唇角边的巧克力:“这里,粘到巧克力了哦。 ”

审神者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感受着清光手上的动作。然后她抬起眼眸,对上了他的目光。

清光收回手:“怎么了?”

“嗯...就是刚才那个问题啦。”审神者舔了舔嘴角边没被抹去的巧克力。

是牛奶巧克力的味道,甜腻浓厚。

“什么?”

“就是...如果一定要这么说的话,”少女略微抬头,给了清光一个大大的微笑,“那么那个最特别的巧克力,一定是送给清光你的!”

“……诶?”

“因为清光可是陪伴我最久的刀啊,大概已经有一年半了吧。”

“能遇见你真好。”

所以说,在主人心中,先到先得的那一个才是赢家吗?

虽说这样的自己有些狡猾,但是——

“清光你的脸好红啊,是被冻着了吗?”

“不…没事。”


“等下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审神者用闪闪发光的星星眼望着光忠。

“……当然可以,那么是什么需要我帮什么忙呢?”

“今晚我要做巧克力,为明天的情人节做准备!”

“所以您又要像去年一样通宵作业了吗?”

“反正平时睡太多,睡得我腰疼。而且就这一天晚睡又不会猝死在厨房。”审神者吐了吐舌头继续说道:“光忠你帮我去看一下大家的刀纹就好啦,我怕我会忘。哦,还有帮我给巧克力穿衣服,拜托啦!”

“当然没问题。”

“真不愧是我麻麻,我...好痛!”

光忠赐给了少女一个爆栗。

“好了,不要废话了,既然来了就帮忙洗碗。”

“是……”

少女只好系好围裙,挽起袖子,跟光忠一起清洗那些满溢出洗碗池的碗筷。

“身为人母果然很辛苦啊...”审神者默默感叹道。

“主、人。”

光忠立刻黑下一张脸来。

“唔哇,我知错了,抱歉抱歉!”

又过了一会儿,按耐不住寂寞的少女又开始絮叨起来。

“妈...光忠。”

“什么?”

“我想做一个很特别的巧克力!”

“要送给谁?”

“嗯——秘密,等下我再告诉你。”


这是长谷部听到的前半段。

他听到这,进来放好碗筷后便匆匆离开了。

而后半段是——


“光忠。”

“嗯?”

“最特别的巧克力什么的果然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

“总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啊……”少女一反常态,扭扭捏捏地撅了噘嘴。

“哧……原来您也会害羞吗?”光忠笑着把视线移向一旁。

“说什么呢,我好歹也是个女的啊!”

光忠这次只是笑笑不说话。

“而且如果他对我没有那样的感情,那还不如保持现状呢。反正平时也很亲密,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也挺不错的啊~”

“主人你...是不是又看了什么奇怪的少女漫画。”

“咦,为什么是陈述句,要不要这么肯定啊!慢着,我好像一不小心说得太多了……”

...才意识到吗。

“刚才我跟你说的,绝对——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哦!”

“是,是。”

“还有,清光的刀纹就不用看了,反正我也记住了。”

因为在一起的时间太久,在不知不觉间就记住了。

光忠刷碗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后,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这不是自己说出来了嘛。

-END-

++++++

下篇可以说是又臭又长,但还是希望各位能看得愉快啦~


 
评论(22)
热度(64)
© 嘉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