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剑乱舞】那把“特别的刀”是谁 上 (情人节贺文)

◇刀婶乙女向

◆all婶,其实是清婶

◇日常向,OOC有,有那么一丢丢玻璃渣

◆关于情人节那天某本丸的故事(然而情人节已经过去一天了,而且还只有上X)

以上:)


++++++

2月14日的前一晚。

审神者和众刀一起收拾完饭后残局后,便屁颠屁颠地来到了厨房。

“妈——”

已经习以为常的光忠帅气地转过头来:“啊啦,是主……还请您不要这样叫我。”

“不是应该已经习以为常了吗?”

“…并没有。”

而且这样的称呼一点都不帅气。

这样想着的光忠很是无奈的接过审神者手上高垒的碗筷。

“嘛,随便啦,都一样都一样。”

审神者刚想转身走人,便猛然想起自己如此积极地要帮忙把碗筷拿来厨房的目的。

“对了,光忠,等下我想请你帮个忙,可以吗?”


“各位,紧急事态!”

长谷部“嘭”的一声拉开本丸正厅的大门,面色凝重地朝里边的刀们大声喊到。

“是关于主人的?”清光边涂着指甲油边说道。

“!!!加州,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

“你一定是经常偷窥主人,观察着她的一举一动才会知道的,是这样吧?!”

长谷部一副要拔刀的架势。

“谁都好却唯独不想被你说啊!!”清光的额角上出现了一个红色十字路口,“你每次这样说的时候,后面不都是关于主人的内容吗?!”

“所以到底是什么事呢,长谷部君?”堀川问。

长谷部清了清嗓子,然后坐到了众刀中间,一脸严肃地说:“明天,就是2月14日,也就是现世的情人节,大家都知道吧?”

鲶尾:“哦哦,就是那个女孩子把巧克力送给喜欢的男孩子的节日对吧?主人以前有提到过~”

“这不是重点,而是主人要为我们大家做巧克力——”

鹤丸:“这有啥,去年不也做了嘛。”

一期:“说来也是,虽然主人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会做饭的人,可是做出来的食物却意外的好吃呢。”

“就是就是,这点倒是挺让人惊讶的!”

“这也不是重点,请听我把话说完!”长谷部再次清了清嗓子,“刚才我跟在主人后门一起去厨房放碗的时候……”

“所以说你才是那个无时无刻观察着主人的人啊!还好意思说我!!有没有听说过半斤八两这个词啊混蛋!!!”

安定和堀川及时把抓狂中的清光按住了。

安定:“然后呢?”

“然后我便听到,主人跟烛台切说要为我们做巧克力,想请他帮忙。出于某种原因,我只能站在厨房外的拉门后面等到他们对话结束才进去。”长谷部想了想还是补了很多余的一句话,“我真的不是在偷听!”

“半斤八两啊,半斤八两!”

清光再次炸毛。

“话说加州你一直在强调‘半斤八两’这个词……”和泉守用手撑着下巴说道,“难道你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吗?啊,别误会,我并没有针对你的意思,只是说一下内心想法而已。”

然而这一次清光什么也没说,只是红着脸低下了头,在一旁做起了安静的美少年。

安定内心:似乎发现了些什么。

堀川内心:啊啊,兼桑果然很耿直啊。不过我喜欢。

和泉守内心:诶?我真的说错话了吗?加州这是怎么了?

安定意味不明地笑了笑,然后看着长谷部说:“所以,重点是?”

“重点...啊,对了,重点是,这一次,主人要做一个‘特别的巧克力’,只有一个!在我看来,那应该是给我们之中……”

“最特别的那一个。”

在主人心中最特别的那一把刀?!

一开始并没有在认真听长谷部讲话的刀,这下都齐刷刷地把视线转向了长谷部那儿。

长谷部再次开口道:“因为主人已经把这件事告诉给了烛台切,所以可以第一个排除他。因为已经知道了的话,那就没有什么惊喜感了。”

“……那你觉得是谁?”已经停止脸红羞涩的清光问道。

“我觉得不出意外的话,”长谷部自信一笑,“应该就是我了。”

众刀:“诶——凭什么?!”

“就凭我是主人最衷心的部下!”他开始娓娓道来,“我是主人锻出的第一把刀,跟随主人已有一年半之久,与主人朝夕相伴,对主人可以说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主人平时工作的时候都是由我伴其左右,主人也会把重要任务托付于我……(以下省略666字)”

声情并茂地演说完毕后,长谷部继续气喘吁吁地总结到:“综...上,所述,难道这还不...成理由,吗……”

岩融举手示意:“噶哈哈哈!你这样说的话今剑可是第一个不服哦!”

今剑很是配合地站了起来,佯装生气道:“就是说嘛,我才是主公锻出来的第一把刀吧。”

长谷部调整好呼吸后,把视线转向一边,摆了摆手:“我说的是第一把打刀,你们听错了。”

贞宗也站了起来,单手握拳:“啊,照你们这么说的话,那么光酱第二个不服!他可是主人的第一把太刀哎!”

长谷部:“刚才他已经被pass掉了吧。”

爱凑热闹的鲶尾也指着自己道:“那我第三个不服,我也是主人的第一把脇差哦~!”

次郎摇了摇手里的酒碟:“哦?那是不是也有可能是我?我可是本丸里的第一把大太诶~”

安定喝了一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茶,笑着说道:“明明清光才是最不服的那一个,毕竟是初始刀。对吧,清光?”

“诶...我、我才没那么想呢!” 清光仿佛受到了惊吓一般,连忙摆手。

真是一点都不会隐藏内心的想法啊。

安定气定神闲地又喝了一口茶。

一直一言不发的莺丸默默地品了一口茶,然后说道:“但是为什么一定要遵循‘先来后到’的规律呢?不是也有一种说法叫做‘后来居上’的吗?”

众刀默。

真不愧是老年人独到的见解(并不),听上去好有道理怎么办?所以他们刚才到底在争论些什么,明明主人的心是向着谁的才是最重要的啊!!!


是啊,自己怎么会有那种想法呢...

那种第一个被主人选中就开始飘飘然,认为那把最特别的刀一定是自己的想法。

自己只是初始五刀中的一把罢了,只不过是在五选一中被挑中了就开始得意忘形了吗。

本丸里可是有不下五十把刀啊。

在五十选一中自己还会有赢得把握吗?

清光把头靠在墙上,自嘲地笑了笑。


突然,本丸正厅的大门再次被“嘭”的一声拉开了。

大家都一脸懵逼地看着拉开门的人。

“诶哟我去!”

审神者表示她受到了惊吓。

毕竟自家刀们这样齐刷刷的待在正厅里的场景她已经好久没见着了,怎么突然这么有集体意识了?

但随后她抬头看了一眼正厅正中央挂着的钟——

“你们,都这个点了怎么还坐在这里闲聊啊,快去洗澡!”

++++++

 
评论(3)
热度(49)
© 嘉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