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迷修×你】择日不如撞日(安哥生贺文)

◇凹凸乙女,安迷修×你,第一人称注意

◆安哥未成年,刚过17岁生日XXD

◇除青梅竹马设定之外,还有超多私设

◆星期六也要上课的苦逼高中生paro

◇男女主双视角二哈

◆安哥生日×母亲节的沙雕产物,祝看得开心X


两小时速成,没什么逻辑,有感而发,所以这杂乱无章的剧情发展我把它解释为“青春期少男少女的思想躁动”(滚)。

这里祝安哥生日快乐,越长越帅,以及天下的麻麻们节日快乐mua



-安迷修-


“我觉得你真像我妈。”

这是从全世界我最喜欢的女孩的口中说出来的话,在放学回家的路上。

那什么,这也算是把我当成一家人的一种表现了...对吧?

“真的很像,平时很照顾我,性格温柔又贤惠,长得也漂亮。”她微笑着补充到。

好吧,收回前言,这全是我在自欺欺人,但我还是礼貌又不失尴尬的说了句“谢谢”,然后又加了一句“阿姨人的确很好”。

论被自己喜欢的女生当成老妈子的感受,那肯定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啊。

“那个,你有没有感觉得到......我只对你一个人...这么好?”我看着她的眼睛,感觉自己眼里堆满了光。

只见她眨了眨眼睛,歪头答到:“是这样吗?可是,我总感觉安迷修同学不管是对哪个女生都很好啊——大前天是帮一班的凯莉同学领快递,前天是帮二班的莱娜同学搬书,今早又帮艾比学妹买早餐,所以每年的‘学雷锋标兵’我都会给你投上宝贵的一票呢。”

她掰着手指数着,笑得爽朗。我摸摸脑袋傻笑到:“啊,是这样吗?谢谢你啊,那真是太...好......”

好(哔——)啊,一点也不好!为什么听上去好像我是个超级花心大萝卜?明明我只是做到了我身为骑士的本分啊!我一定要解释解释,解释...解释......解释些什么?解释说我并不是那种男人吗?可是人家也没说什么啊,解释了我不就暴露了吗?

啊,忘了说了,其实,我到现在都还是在单恋着她呢。



-你-


不得不说我喜欢的人真是个呆头骑士,“骑士”是他给自己的中二称号,“呆头”是我加的前缀。

明明我已经很努力地在展现一个女生的嫉妒心了,难道你就没有发现你帮过的每个女生的名字我都记得吗?!

我跟他走在回家的路上,悲从中来。

明明从小就认识了,我还做过那么多类似兔子拔光窝边草这种自我毁灭的事来撩竹马,却是从头到尾都在做无用功。

明天,五月十三,我清清楚楚的记得那是他的生日。

不过好巧不巧,明天也是今年的母亲节,我之前看日历的时候便笑到癫狂,明天是应该对他说“生日快乐”呢,还是“母亲节快乐”呢?想想就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大概就是我百般暗示都撩不到他的原因了,女流氓一个,暗示全像调♂戏。

让我想想我为什么喜欢他。

哈,没什么好想,那当然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啊,都青梅竹马那么多年了。

真的要详细解读的话,主要是因为他长得真的很帅,声音也好听。自从我升上初中以后,我的颜控&声控属性就慢慢觉醒了,对他的单纯的友情也就开始...嗯,你懂的。

不过我也不是真的那么肤浅,毕竟外貌才是剖析人心灵的第一扇门(不)。

他真的很温柔,不像年少气盛的同龄人那样,他总是不骄不躁(当然以我对他的了解他可能只是在女生面前这样),也可能是因为他比我大几个月的缘故,还有可能是因为他的家庭让他变得沉稳,总之就是让我很有安全感。除去有些中二之外,他真的很好。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去表白。

废话。

失败了那我不就只能为自己献上一首《凉凉》了吗?我还是要脸的。

所以只是暗示就好,只是暗示就好。



-安迷修-


我从今早开始就有些兴奋,不,应该是从昨晚开始。

因为今天,我要与我的邻居共进晚餐!!!而且其中还包括我最最最喜欢的女孩!啊啊啊啊啊啊!

我捂着脸在床上滚了一圈,然后又迅速站了起来整理好我的衣服。

虽然也不是第一次去了,但每年总会有那么几次是特别的。就好比说,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当然也知道今天是母亲节,不过这跟我也没什么关系,毕竟是孤儿嘛,哈哈。

不过我有一个很神秘的师傅,就是他领养的我,但他性别男,所以还是等到父亲节再说吧。

说到我的生日和母亲节撞到一起了这件事,我还真怕她会祝我“母亲节快乐”......她的确也说得出口,不过她稍微有些喜欢恶作剧这一点,我还是蛮喜欢的啦。

很快就到晚上了,我兴冲冲的跑到隔壁去敲门。

果不其然,在门打开的那一刻,我也被喷了一脸的礼花。

“生日快乐!”

他们一家三口一齐对我说到。

我嘴角不自觉的上扬了,踏进门里,拥抱了他们。

虽然每年都是这样,但果然还是很感动。

我把礼物交到她妈妈手上,说了声“母亲节快乐”。她妈妈笑着说了句谢谢,然后摸了摸我的头。

虽然这是小时候常有的事,但我的脸还是有些红了,毕竟也不是小孩子了。

她昨天说过我像她的妈妈,好像的确是这样。她的爸爸是个不爱说的人,但也不严厉,她说这叫外冷内热,她妈妈是外热内热,而我,她说稍微有点不一样的是,我是外热内冷。

还真是贴切呀。

我悄悄看了她一眼,她正靠在阳台的围栏上看着地面发呆,阳台的门没有拉紧,有风从那条缝隙里挤进屋里。晚风吹起她的发,她出落得比以前更加好看了。

我们也已经认识了十几年了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她笑了,转而对我招了招手,示意我过去。

我点点头,走了过去。

我拉上门,她笑嘻嘻地用手摸上我的头。

我一愣,向后一退,这太犯规了!

“躲什么啦,我只是想帮你拿下头上的礼花而已。”

她撇撇嘴,在我面前晃了晃碎屑。

“啊,抱歉...”

“一起看下风景呗?”她突然说到,转过身去趴在围栏上。

我嗯了一声,走过去跟她一起趴着。

我们没有说话,但也没有尴尬,但我却开始胡思乱想了。

她此刻安静的模样很是少见,虽然闹腾的时候也很好看啦。但是现在夜色正浓,时机似乎刚刚好。

要不趁现在...表个白?

我又偷偷瞅了她一眼——我感觉自己已经被万箭穿心了。

但是她要对我一点意思都没有呢?应该也不可能啊,但是也有可能......

呃,还是...再等等吧?

但是我们靠得这么近,只要我再低一点头,就可以——

“安迷修。”她突然叫了我的名字。

“啊,怎么了?”

为什么是在这个时候啊!

我用手撑着脸颊,将脸微微转向一边,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要是我刚才的龌♂龊思想被觉察到就糟了...

“我以前也跟你说过吧,我超喜欢我妈的性格。”

她是要...说什么?


-你-


“叩,叩,叩。”

会礼貌又有节奏地敲三下门的也就只有他了。

“一起过去哦!”我说。

妈妈捂嘴笑着,爸爸点了点头。

我开了门,拉开礼花。

“生日快乐!”

他头上散落这礼花里的彩纸条,格外滑稽,然后他无奈一笑,走上前抱住了我们。

我心脏的跳动似乎漏了一拍。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往他身上瞟,他一定是有认真打理过着装和发型,不然也不可能会这么扎眼...啊不,是耀眼。

当然,我这么做也是有风险的,他偶尔也会对上我的目光,然后勾起嘴角。

吃饭,玩的就是心跳。

明明以前和他对上眼,我就会和他玩“谁先移开视线谁就输”的游戏,但自从我发觉自己喜欢他后,呵呵。

吃完饭,洗完碗,我便飞到阳台上去吹凉风。

我盯着地板,但是偶尔也会抬眼看看客厅里的情况,看着他跟我爸妈谈笑风生,看着他拿出母亲节礼物,看着他被我妈摸头。

对不起,我笑了,因为他超害羞地低下了头。然后我在又一次低下头的时候,看到了他的目光。

喜欢一个人还真是对心脏不好。

但我想了想,还是抬起了头,他也在看我,我对他招了招手。

他过来了,头上有些礼花里的碎纸,我笑了笑,想帮他拿下来,可他却往后退了一步。

嗯?

我有些不满他的躲避,但是透过客厅的光,他耳朵上可疑的红晕是...?

“ 躲什么啦,我只是想帮你拿下头上的礼花而已。 ”

我故作不爽,却在心里放起了烟花。

现在夜色正浓,不如——

我让他跟我趴在阳台上看风景。

然后我在心里扭捏了一下,做了点心理准备,决定再来一次突破性的暗示。

“安迷修。”

我叫了他的名字,转过头去,看到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

真是犯规。

“ 我以前也跟你说过吧,我超喜欢我妈的性格。 ”

我要开始我的长篇大论了。

“但可能因为我有个闷骚的爹,所以我的性格才会这么跳吧。”

“所以我爸曾经跟我说过,我以后要是找男朋友,就要找一个性格像我妈的,用来克我,磨我的性子。”

他一脸懵懂地转过来看着我。

“可是和我妈性格最像的是你,我却觉得我快要被你惯坏了。”

“不是关照妹妹的那种。”我又添了一句。

我都暗示得这么明显了,不,是明示了,你懂我意思吧?

他的脸这会是真的红,他张了张口,却说不出话。

“你们两个快点进来,到时间吃蛋糕了!”

我妈突然喊到,我们俩都下了一跳。

然后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我忍不住笑出了声,拉着持续掉线的他走进屋子。

答案什么的以后再听,我大概也知道他要说的是什么了,反正我们在一起的时间还长着呢。


-END-

结局等于没有结局,请自行想象


 
评论(3)
热度(44)
© 嘉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