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反穿】主人太爱我了怎么办(五)

上一章链接点这里→http://huagedouhaojimingtian388.lofter.com/post/1dd40a31_eebedd51

◇刀剑乱舞乙女向,是双清婶!

◆cp为宇佐美千花×藤原清司(加州清光)&江夏加奈×加州清光

◇正经向,清水文,超tm细水长流的(你走),流血(真·一点点)打斗场面有

◆ooc有,毕竟千人千面,不同家的清光都会有不一样的性格嘛!

以上ok的话

↓↓↓


清光来到现世也有一周的时间了。

自打千花和朋友们说清光是自己的表哥,而且暂住在自己家之后,她们便总是用一种暧昧又八卦的语气来调侃她,就好比现在——

“怪不得你当时突然就站起来,我吓了一跳!”她的一个朋友说,指的是清光刚来那一天。

“我那是......不太确定,毕竟是远房表哥。我们虽然以前见过几面,但不是很熟。我妈妈也没提前跟我说清司要来,所以不自觉就想站起来看清楚点。”

“哇——不是很熟都可以直接叫名字了,厉害!”

“因为是表哥呀,叫姓氏会很奇怪吧?”

“但是啊,但是啊,表哥不是也可以——”

“啊,我懂你意思,而且还是远房的,嘿嘿嘿~”

他们半开玩笑的语气让千花微微汗颜,而清光只是站在一旁笑笑不说话。

她只是怕有同学看到她跟他一起出入同一间屋子的话会产生一些奇怪的猜测,说是妈妈朋友的儿子——虽然妈妈就是这么对她说的——好像又有哪里不对劲,那就远房表哥了,这种关系听上去比较安全。但她的朋友们似乎又有了些更奇怪的想法。

哎,顺其自然吧......

千花叹了口气。


现在是放学后的社团活动时间,千花和清光都是“回家部”的成员,自然不会留在学校里太久。

但今天例外,因为她陪着他去了剑道部参观,所以走得稍微晚了一些。

“你刚才那招好厉害,没几下就把对方打倒了!是‘三段突刺’吗?”

千花边说边学着清光的挥刀动作。

周围没有熟人的时候,她都会叫他“清光”。

清光看着千花稍显笨拙的挥刀模样,笑了:“你也知道‘三段突刺’呀。”

“那当然啦,因为清光是我最喜欢的刀呀。”

猝不及防的,他听到她这样说到。

她嘴角有淡淡的笑意,语气格外认真。

清光愣了愣,几秒后,他的脸不争气地红了:“诶?啊...是吗。”

但是,如果他不是“刀”,而是“人”的话,那么......她还会说出这句话吗?

他不禁这样想到。

“我是被爱着的吗?”清光喃喃道。

千花没有听清他在说些什么,便问了一句:“什么?”

“没什么,觉得很开心而已!”清光勾起嘴角,笑着说,“有机会一定让千花你看看真正的‘三段突刺’,因为对方是普通人,所以没办法使用全力呢。”

“啊,说的也是,要是你使用全力的话那就糟了。”

“哈哈,对吧~”

两人又走了一段路,清光看上去心情很好,嘴里哼着千花不知名的曲子。

“对了,清光。”她突然开口说,“你是不是想加入剑道部?这几天你一直有去剑道部参观吧,那刚才为什么要拒绝呢?”

“哦,这个嘛......”

清光开始回忆刚才发生的事——

“击中胴部!”

“喉部!”

“面部!”

“获得三分,佐藤清司获胜!”

负责做裁判的剑道部部员说完便做出了“结束”的手势,脸上带有毫无掩饰的惊讶之色,因为清光最后的三次进攻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完成了。

相互鞠躬离场后,清光来到在一旁观战的千花的身边,摘下头上的护具。

比试完后的他脸色微红,还在喘着气调整呼吸,有微湿的头发贴着他的两鬓,汗珠划过他的脸颊。

这画面看上去让千花有些脸红心跳,但她并不知道心中的这份鼓动是从何而来。她把毛巾和水递给清光,稍稍低下了头,她觉得脸颊有些发热。

“回家吧。”她听到自己说。

清光应了声“好”。

“藤原同学!”

清光正想着先喝一口水就走人,便听到有人叫住了他。

他转过头去,看见来人是剑道部的部长。

“藤原同学你很厉害啊!挥起竹刀就像在挥真刀一样,佩服!”

剑道部部长边说边拍了拍清光的肩。他是个爽朗耿直的人,夸起人来也是不出意料的有诚意。

“哈哈哈,过奖了,可能是因为我从小就学习剑道的缘故吧。”

哇...说得跟真的一样。

千花这样想到,抬头看了看清光。他感受到到了她的目光,转过头来,对着她眨了下眼睛。

“所以说,要不要考虑加入我们剑道部?”

“啊,那个...我是来参观参观而已,加入剑道部什么的...还是算了吧,不过还是很感谢你的邀请。”

剑道部部长虽然感到很遗憾,但也没有强求。

不过他最后指了指千花,对着清光问了一句:“这是女朋友?”

“是表妹哦。”

“是表妹!”

两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说出了口。

他们对视一眼,,清光笑了,千花则是又低下了头,耳朵有些泛红。

部长意味深长地“诶——”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些什么。

清光结束了回想,说:“我只是想看看现世的剑道跟过去的有什么不一样罢了,加不加入无所谓啦,况且......”

“况且?”

“况且付丧神和不同人之间能力差距太大,不好玩啦。”

“哇,过分。”

“唔...”他似乎很是认真地思索了一会,而后才说,“那千花你代替我去剑道部?”

“咦?不不不,不了,我最不擅长的就是运动了......”

她连忙摆手,一脸的不情愿。

清光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开玩笑的啦~”

然后他伸出手,摸了摸千花的头。她一愣,睁大眼睛,有些不知所措。

况且,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会消失不见了。

这是清光刚才未说出口的话。


吃过晚饭,再写上半小时的作业,千花就会和清光一起在附近散散步。美其名曰锻炼身体,其实是去侦察这附近有没有时间 溯时军在作乱。

在这附近转了一圈后,俩人一如既往来到了位于这片住宅区最南边的小公园里。

这个公园的占地面积很小,只有两个摇晃时会吱呀作响的秋千、一个老旧的滑梯和一个沙池。因为东边新建了一个小公园,里面还新增了跷跷板和爬梯,离孩子们放学回家的路也很近,久而久之,南边的这个小公园也就少有人问津了。

不过这对千花和清光来说却是一个绝佳的练习场所。

清光已经开始教给千花一些入门级的灵力技能了,但因为她是初学者,在学习过程中自然也是碰了不少壁。

比如,清光教千花攻击型技能的时候,她第一次成功将灵力在手上化形后,一激动,不小心就给放在桌上的水杯来了一击,虽然还不至于做到“击碎”,但杯子还是裂了一个口。

再比如,她自己在房间里练习的时候,一时没控制好,又给自己的墙壁来了一击,她房间的墙纸便被划出了一道痕。因为练习也有一段时间了,所以这次的口子变长了,也变深了。

为了避免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以至于演变成“拆屋”,清光决定带着千花到外面练习。

也幸得这里有这样一个半废弃的小公园,周围还有许多大树阻碍人的视线,虽然练习时也不能说是肆无忌惮,但这里的确是不二之选。

“好,今天我们继续来练习防御型技能。”清光清了清嗓子,继续到,“之前我也说过,审神者的灵力是要用自己的意念去操控的,是你所思所想的形态化。但我说出来的都是很片面的,更多的是要你自己去感受。”

千花点了点头,闭上眼睛,开始让自己的平静下来。

清光说过,只有静下心才能很好地去操控灵力。虽然“本丸里的审神者”大多都能自由操控灵力,但凡事都得有个起始不是吗。

每当这个时候,两个人都不会说话,当然也不能说话。

但清光很享受这个过程,因为这样他就可以毫无顾忌地看着千花。

她生得清秀,眉眼淡淡的,像是用水墨轻轻点染出来的,很耐看。她的皮肤很白,嘴唇也是偏白的粉色。

大概是经常宅在家里的缘故吧。

想到这,清光笑了笑。

须臾间,开始有橙红色的光汇集在千花手上,那是她灵力的颜色。然后那股力量开始以她的手为中心,向外蔓延,逐渐形成了一个灵力护盾。

千花睁开眼睛,用期待的眼神望向清光。

清光笑着说:“不错,有进步,比上次快了一点。”

他抬手,开始有樱花的花瓣在空中飞舞,速度极快,然后那些花瓣聚集在他的手上,化成他的本体——打刀「加州清光」。

清光将刀拔出刀鞘:“那我们现在就来试试看这盾到底有多坚硬吧!”

千花点头说:“好!”


“呀啊啊啊啊啊——!救命!谁来救救我——!”

凄厉的女声划过夜空,少女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尖锐,说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在颤抖。

可过路的行人没有一个为她驻足。

她这才惊觉, 有一道无形的墙将她与外人隔绝了。 她看得到他们,而他们却看不到她,也听不到她的求救声。

想到这,她禁不住打起了冷颤。

几分钟前,是夜,即将步入高三的她一上完补习班的课便立刻往家赶。

因为最近总是有路人被使用武士刀的成年男子杀害的新闻报道。死者多是年轻女性,凶手至今未被逮捕。

她回家的这条路虽然灯光有些昏暗,不过现在还是有未回家的人在街上走动,她也就没有那么害怕了。

突然,有人抓住了她的手臂,将她向后一拉。她踉跄几步,一个不稳,跌倒在地。她有些恍惚,想开口骂人,又觉得有些不对头,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冰冷的刀刃已经抵在她的脖子上了。

拉她的人站在她身后,而拿刀的人站在她身前。

作案的人不止一个!

有冷汗从她的脸颊滑过,她全身都在颤抖

,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她不敢抬头去看身前人的脸,只看到那人的身上有蓝色的电光闪烁。

恐惧感将她包围,她觉得自己逃不掉了。

“铛!”

忽然,一个被樱色光芒围绕的物体撞开了抵在她颈部上的刀刃,力道强劲,就像是呼啸而过的狂风!

她感觉到脖子上有些许刺痛,可能是被刃部划破了外皮,并不很深。她想抬起手来去摸一下伤口,却发现自己四肢发软,她抬不起手,也站不起来。

但她知道,自己得救了。

“你们也真是下得去手啊。”

有人挡在了她的身前,听声音是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少女。

她努力抬起了头——

惨淡的灯光下,少女扎成马尾的樱粉色长发在夜风中飞舞,她身着白色卫衣,脸上似乎带着面具。她左手拿着一把黑色的扇子,扇子的周身环绕着樱色的光,樱花流苏扇坠在风中飘摇。

“今天不把你们摁死在这里,我就不叫......”

“咳咳,主人。”

除了眼神的樱发少女,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个人,而且是男性。

“啊,哇...差点就说出口了,失误失误。”

她看到樱发少女边说边冲向刚才持刀的男人,以扇挡刀,粉光和蓝光交相闪烁。

身后人似乎也动身了,她听到了金属碰撞的声响。

“你站得起来吗?”她听到正在战斗中的樱发少女对自己喊到,“站得起来就快跑,往家的方向跑,越快越好。”

看得出来,这不是普通的战斗,眼前的少女和身后的少年都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他们有她所没有的力量。她意识到,自己帮不上什么忙,继续呆在这里只会成为他们的负担。于是她强迫着自己站起来,尽管双腿还在打颤,但她仍然尽可能地去移动自己的身体。

“我就喜欢像你这样勇敢又听话的女孩子,嘿嘿嘿。呐,这个给你!”

樱发少女一边抵挡敌人的进攻,一边从卫衣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向她一掷,动作游刃有余。

她下意识地伸出手接住,摊开手一看,一颗包装完好的糖果躺在她的掌心里。

“吃点甜的东西就不会那么害怕了,一定要吃哦!”

她握紧了手中的糖果,用沙哑又稍显虚弱的声音说:“谢谢你们,千万小心!”

“放心吧,我们不会有事。你快走,别回头。”

“嗯。”

她转身跑了起来,步伐不稳。

书包还在自己的肩上,这里是她下了补习班后回家的路。开始有人转过头来看她,神情诧异,但她无暇顾及。

她从“墙”里逃出来了!

不知跑了多久,她终于到家了。她大喘着气,浑身燥热。她的恐惧感并未消失,于是她松开握着糖的手,剥开糖纸,将糖放入口中。

甜蜜的味道瞬间在味蕾上扩散开来,她觉得自己的脸颊有些湿润,大概是自己的眼泪吧。


樱发少女用余光瞥见,那个被袭击的少女已经逃到结界外了。与此同时,周围的蓝色电光更盛,敌人的数量增加了。

“呵。”

她轻笑一声,从衣袋里抽出了四张纸符,那些是已经绘制好的高级传送符。

“要开始动真格了哦,小清光。”

加州清光眯了眯眼,话中带笑:“当然。”

然后她将灵力输送进传送符,明明是秋天,却有樱花花瓣在夜空中飞舞。

“ 今天不把你们摁死在这里,我就不叫江夏加奈! ”


战斗结束后,除了担任近侍的清光外,所属于加奈本丸第一部队的付丧神们便立刻回去了。

“又解决完一批,快乐!”

加奈摘掉脸上的妖狐面具,伸了个懒腰。

“那个女生已经把糖吃掉了吧?”

清光问到,顺便收刀入鞘。

“嗯,灵力波动消失了。她明天应该什么都不会记得了,脖子上的伤可能会被当成不小心弄到的吧。”

那颗糖是时之政府发放的“失忆糖果”,注入灵力即可对普通人生效。

“刚才那个女生也买了御守,挂在她书包上,超级无敌显眼!可能这就是她被盯上的原因吧。把这种东西放在过于显眼的地方,很容易就会被认出是‘审神者’了,嗯...名义上的。不过不得不说,时之政府也是很会赚钱了。”

“噗...讲到点上了。”清光掩嘴笑着,神情温柔。

“嘿嘿,厉害吧!”

“嗯,很厉害。”

加奈笑了,嘴角边上有浅浅的梨窝。她很喜欢笑,笑起来也是很好看,而他喜欢看她笑。

“时之政府已经加派人手了,‘骚乱’应该很快就会被平息了吧。”

加奈说。

清光点了点头:

“但愿如此。”

 
评论
热度(7)
© 嘉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