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正乱舞】我亲爱的妖怪先生(一)

◇刀剑乱舞乙女向

◆大正妖怪paro

◇猫又清光×华族小姐婶

◆人设戳这里,我指→ http://huagedouhaojimingtian388.lofter.com/post/1dd40a31_ef387716

啊哟,我又来写清水了,企划打卡,滴!

明明还有俩坑没填来着,一坑未平一坑又起说的就是我没错了_(:ᗤ」ㄥ)_


++++++

第一章——伊始


明治四十一年,夏。

八月的京都毫不意外的使人感到焦躁炎热,但此刻,京都某处村庄山林里的妖气却让人觉得阴冷渗人。

加奈借助自己身形娇小的优势,快速穿过森林里灌木丛的重重障碍,来到她外祖父所说的妖气浓重的地方。

她看到了他——

那是一只通体乌黑的猫,不,准确来说,是一只妖怪——猫又。看着有两岁孩童般大小,尚未成年。猫又本应有两条尾巴,可眼前这只猫又的尾巴却有一边被咬去了半截,血迹斑斑,他的身上也满是伤痕,四条腿在不停地打颤。

有浓重的血腥味从他身后袭来,浑浊的黑色雾气在森林里弥漫,加奈听到了妖怪低低的喘息声,期间还夹杂着咯咯的怪笑声。

那只受伤的猫又有一双血红色的眼眸,她仅仅是与他对视了一秒,就感受到了他眼中的恐惧与无助。

“如果没有人类在场,只有妖怪在打斗的话,立刻回来!”

她在跑到这里之前听到外祖父这样对她喊到。

可是眼下,她觉得自己一定要救他。

她在和他对视之后立刻下定了决心。


加州清光被女孩一把抱起,她稳住他的身子,开始往和妖怪相反的方向跑。

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还是个女孩子,却能把他抱起来,真是令人佩服。清光迷迷糊糊地想。

森林里的路并不好走,更何况这里还是个小山坡。她深一脚浅一脚地在崎岖的山路上小跑着,却被突然从后面袭来的黑色荆棘给绊倒了。她的脚踝被勒出了伤痕,但她还是立刻爬了起来,把怀里的他放在了地上,将他护在身后。

那妖怪追上来了,清光听到了它的嘶吼,异常刺耳。它似狼却又不是狼,能直立行走,微微张开的嘴里有红色的粘稠液体不停下落,打在地上,它的眼里闪着幽绿的光,瞳孔就如同一根尖锐的针。

痛感一阵阵向清光袭来,他的意识逐渐变得模糊,快要支撑不住了。眼前的这个女孩一定打不过这只妖怪,他想要带她逃走,却因为身受重伤,身体不听使唤。

他竟然连累了一个人类女孩,明明从未想过去伤害人类,真是讽刺。

他最后看见的是女孩的背影——她樱发散乱,右手拿着除妖符,左手握着一把有蕾丝装饰的黑色扇子,似要护他周全,无所畏惧。


清光是被一顿斥骂声给惊醒的,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眼皮微微泛疼。

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间宽敞的和室里。虽然有伤的地方疼痛难耐,但他感觉得出来,自己的身下是柔软的被褥,身上似乎还盖着一张薄毯。拉门被拉开,门上的风铃被风轻抚,叮铃作响。他的右侧方,有一老一小正面对面坐着,斥骂声便是从老人口中传出的。

“你啊,真以为自己斗得过那只妖怪?!要不是我及时赶到,你岂不是已被那妖怪撕成两半...你还有心思吃团子,放下,坐好!”

女孩的头上缠了一圈纱布,身上也有深浅不一的伤痕,但她不以为然,只是摸了摸纱布,说:“可姥爷你都说有妖怪了还走得这么慢,要不是我及时赶到......”

“加奈。”少女的外祖父脸色一沉,眉毛也随之皱起。

“是——我以后不再这样做了。”

应该。

她在心里说。

原来她叫加奈。

清光就这样静静观望着。只见她不满地瘪瘪嘴,眼神飘忽起来,正好与他的视线对上。

她脸上的不愉快瞬间烟消云散,她扯了扯外祖父的衣角说:“姥爷,他醒了!”

“嗯?”加奈的外祖父闻言转过了头,笑了,眼角的皱纹层层叠叠,堆积在一起,“这不过半天时间,受了如此之重的伤还能醒这么快,体质不错。”

“呐,大哥哥,躺了长时间你也已经饿了吧?要吃团子吗?”加奈把一串没被吃过的团子递到了清光面前。

“大哥哥?”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对呀,而且是个漂亮的大哥哥,所以说要吃吗?”加奈又将手向他伸了伸。

“啊,不用...”突然,他的腹部发出了“咕噜——”的声音,“......那就谢谢了。”

清光接过团子小口咀嚼着,团子软糯与甜腻的口感在他的味蕾弥漫,伤口似乎也没有那么疼了。因为刚刚肚子发出的叫声,他脸色微红,微微低下头来,在看到自己的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现了人形。

漂亮的大哥哥吗...?

想到这他的脸又红了几分。

清光的人形是清俊的少年模样,眼尾轻挑,朱眸玄发,嘴角带痣,给人以一种阴柔的美感,却又不显得妖艳。

加奈虽然年纪尚小,却也觉得眼前人格外养眼。

妖怪的人形都是这般模样吗?

刚才那只似狼妖怪的模样忽然在她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她猛的摇了摇头。

“啊,等等,猫咪似乎不能吃这种东西,听说很难消化啊,要喝点水吗?”加奈忽然想起清光的原身也算是只猫,便将装有水的杯子递了过去。

他这次没有推脱,说了声“谢谢”,想了想又补充到:“其实...因为是妖怪,所以糯米团子没关系哦。”

“那就好。”加奈笑着说。

“无意冒犯,不过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是半妖吧?”加奈的外祖父突然开口到,“你的身上有人的生气,而且一进到屋子里就化成了人形呢。”

清光与老人对视,他的目光慈祥和蔼,却又深藏着一丝锐利。

“......是的,我的母亲是人类,父亲也是...妖怪。人形的话,或许是因为来到了安全的地方吧,化成人形应该是我的一种本能。虽然因为父亲的原因我自身妖力并不低,但变化成妖怪形态的时间会很不稳定,我有时候会控制不好。”

“哇,大哥哥你已经很厉害了!半妖哎!原来妖怪和人类是可以在一起的吗?大哥哥你叫什么呀?我们交个朋友吧,我叫加奈!”

加奈一脸钦佩地看着他,湛蓝的眼睛里仿佛有光芒闪烁,好似波光粼粼的湖面。

明明他刚被他们所救,为什么会对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呢?

“哈哈哈,加奈虽然是我外孙女,但她可喜欢妖怪了。我是这孩子的外祖父。”

老人笑着摸了摸孙女的头,又转过头来对清光说。

“我叫加州清光,请多指教。”

清光虽然对加奈只说了名字没说姓氏感到疑惑不解,但并没有多问。

“对了,那个......”清光摸了摸后颈,欲言又止,但他最后还是问到,“您是除妖师吧,那为什么还要...救我呢?”

加奈的外祖父看着他,沉默了半晌,而后才缓缓开口:“其实救了你的,是这孩子。妖怪间虽然也会和睦相处,但也有弱肉强食。而且因为已经签订了条约,如果没有波及到人类,我们也无权干涉。”

原来如此。

清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只是点了点头。

加奈的外祖父说得没错。即使他是半妖,有一半人类的血液在他体内流动,他也还是个妖怪。不,不对,其实他并不属于任何一方。因为是半妖,所以正统的妖怪会去袭击他,人类社会也容不下他。

不过这些都无可奈何。

清光轻轻叹了口气。

和室内突然安静起来,只剩下风铃晃荡的声音。

“但是姥爷跟我说过‘妖怪也有善恶之分’,我觉得,清光哥哥你就是‘善’的那一边,对吧!”

说话的人是加奈,女孩的声音笃定而清脆。清光看向她,她给了他一个大大的微笑,明媚如春,他的心似乎也随着那风铃一般开始叮铃作响。

“哈哈哈,这点加奈没说错。你的妖力虽然强盛,但却意外的干净,你没有伤过人,这点可以肯定。”加奈的外祖父点头表示肯定,“但你妖力很强,又为什么会被这种妖怪打致重伤呢?”

“其实...我是被群袭。这只妖怪可能是见我逃脱了,感到不甘,便想赶尽杀绝。这种事对我来说再平常不过了,他们总想看看我这样的半妖能有多厉害。恰好这几天我父母有事外出,他们就又来找我麻烦了。”

清光苦笑了一下,垂下眼帘,手无意识地抚上了腹部上的伤,那是他伤得最严重的地方,有一道长长的口子,现在那里缠着厚厚的纱布。

“那些妖怪真过分。”加奈皱了皱眉头,一字一句地说。

“因为是半妖吗......”加奈的外祖父轻叹一声,“这样吧,在你家人回来之前,这几天你就先在这好好修养吧,我离开一下。加奈,去给人家盛碗饭,再去添点菜过来,团子之类的只能当点心吃。”

“好——”加奈应声答应。

老人起身,却又在即将跨出门槛时停了下来,他没有回头,只是说:“这门上的风铃,有探测妖气之用,如果有什么异变,它的声音也会随之改变。而且我也教给过加奈一些除妖的方法,虽然只是皮毛,但也足矣。”

他说完这番话才迈步离开。

“姥爷他真是莫名其妙,说的话没头没尾的。这些我都知道啊,他教我的只是皮毛我也知道啊。”加奈双手环胸,小声抱怨着。

清光笑了笑,没有说话。

他听出来了,她外祖父所说的话是说给他听的。

即使是半妖,也还是妖。没有伤过人,也并不是绝对。

“清光哥哥是不会伤我的啦,姥爷他想太多了。”

清光听到加奈这样说到,他愣了一愣。

“我去给你弄吃的。”

他抬起头去看她时,她已经边说着这句话边向外边跑了。


“清光哥哥,你有没有觉得身上有什么不同?”

加奈在把饭菜端来后这样对他问到。

“嗯?”

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好像没什么......等等。

“我的衣服被换了?”

加奈笑嘻嘻地说:“嗯,你现人形的时候,身上那件已经不剩几块布料了,不过我还是帮你洗好了,在外面晾着,就是有些粘上血的地方洗不出来了。”

“啊,谢谢......”

虽然听着有点怪,尤其是那句“不剩几块布料”。

“衣服是我帮你换的。”

“这个也谢......”

诶?

“什什什,什么?!”

清光顿时羞红了脸。

也就是说,他已经被人家小姑娘给看光了?!

“噗...”加奈静默了几秒,最终还是没忍住笑了出来,“清光哥哥你好有趣啊,哈哈哈。”

清光依旧红着一张脸,呆呆地看着正在掩嘴大笑的加奈。

“即使我想换,姥爷他也不会给的啦。”加奈憋着笑,朝他摆了摆手,一副很遗憾的样子。

“加奈你...多大了?”

“现在是十岁,再过不久就十一岁了。”

“这样啊......”

清光将头扭向一旁,单手抚额。

他居然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差不多四十岁的女孩给捉弄了。

“清光哥哥你不饿吗?我不笑你了,你快吃饭吧。”

加奈轻轻拍了拍被褥,清光这才转过头来,脸色绯红。

“这些是我做的哦,这次是真的,尝尝?”

清光低下头去看托盘里的饭菜,是简单的日式家常,但看上去却格外可口。

“那我开动了。”

他用筷子夹起一小块煎鱼,放进嘴里。鱼皮酥咸,鱼肉鲜甜,外焦里嫩,煎得恰到好处。他又扒了一口饭,米饭颗粒饱满,蒸得干软适中。还有味噌汤,腌萝卜和冷豆腐,都很合他的胃口。

他发出赞许:“你真厉害,很好吃呢!”

“嘿嘿,”她歪头笑了笑,“要是有食材的话,我还可以给清光哥哥做三明治哦!”

“三明治?那是什么?”清光不解。

“是一种食物哦!”

加奈眨了眨眼,一边说一边用手对他比划着三明治的形状。

庭院里,加奈的姥爷正和一个青年并肩站着,相对无言,只是静静听着屋内的交谈声。

那个青年有一头及腰的黑发,样貌俊美。过了好一会,他才缓缓道:“好好久没看到清光这么开心了,或许是有十几年了吧。”

他的脸上有淡淡的笑意。

加奈的外祖父开口问到:“你是那孩子的父亲吧。来接他回去吗?”

“不,”清光的父亲摇了摇头,“先让养几天伤吧,谢谢你们救了他。”

“况且——”

“我还有些事没去处理。”

清光的父亲笑着说,露出尖尖的獠牙。他的眼睛和清光一样是血一般的鲜红色,而此刻,内里正透露着骇人的杀意。

“再见。”

他说完便隐没于夜色之中。

他的妖气隐藏得很好,清光并未察觉。

几天后,清光的父亲来接他回去了,他虽然并未痊愈,但并无大碍。加奈让他过几天伤好以后再过来玩,他答应了。


在家静养了几日之后,清光恢复了元气,便寻着旧路去找加奈玩。他带了些金平糖,他觉得她一定会喜欢的。

来到熟悉的宅院,他走进去敲了敲拉门,过了许久,却是无人回应。

他又敲了敲,得到的是一样的结果。

他试探性地拉开了门,门没有锁,轻易被拉开了。屋内空无一人,只有在阳光下无处遁形的尘埃在里面飞舞。

他突然就心慌了。

他猛然抬起头,门上挂着的风铃已经不在了。

“诶?你是...?”

清光闻声回过头去,一位老妇人正站在院内。

“请问住在这里的人去哪了?”他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急切。

“啊,这个呀,其实这里是没有人。”

老妇人边说边向他走进,然后在他旁边停住,往屋内望了望,“收拾得真干净呀。”

“那个,这是...什么意思?”

“这里其实是座废弃的宅子,已经没有人住了。孩子你说的是之前那两位吧?最近又有妖怪来伤人啦。老人是村里人请来的除妖师,那个女娃娃是他的外孙女,在这里暂住几日。本来是没走那么快的,应该还要再呆些时日,前两天突然就走了。”

“他们有没有留下些什么?”

“不知道呀,老身就是被叫来看看又没有什么落下的东西的,要不你随我进去看看?”

清光点了点头,跟着老妇人进到了屋里。

当然,依然是一无所获。

出来后,老妇人笑着说:“不过即使有,我们也找不到他们呀,都没有留下姓名。”

“咦?”

“那位是义务除妖,没收我们半分钱。女娃娃也很乖巧,活泼得很,长得这么水灵,力气居然还很大,总是来地里帮我们干活。”

老妇人说完又笑了,脸上满是喜悦之色。

听到她的话,清光想起来他跟加奈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清光哥哥你变成人形也很轻吗?”加奈问。

“嗯?为什么要问这个?”

“因为当时抱着你逃跑的时候,感觉就像是抱着五只普通的大猫咪一样。”

“......你试过一次抱起五只?”

“重点不是这个吧!”

“哈哈。”清光轻笑两声,歪了歪头说,“因为我也算是半个妖怪吧,所以我人形的体重是由我妖身的重量来定的。”

“那也就是说我现在也能抱起你了,对吧。”

她说着就要过来揽住他的腰。

清光一惊:“别别别!”

“我力气还蛮大的,你不要怕被摔啦。”她又凑进了一点。

“不是,我腰上有伤.....”

“啊,也是哦。”

她这才把手收了回去。

清光看着她,伸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头,又把手抬起来在她的头顶上方比划了一下,说:“我还不是成年猫又呢,等你长到这个高度,我的妖身就会跟一个成年男人一样大哦,到时候我还可以让你坐在我背上玩呢。”

“真的?那我等着!”

不过那已经是他被救回来的第二天的事了。

“这座宅子很快就要被拆掉,拿来用做田地啦。”

她又说了一句。

清光附和了,有些恍惚。

他把糖给了老妇人,让她分给村子里的小孩们。

然后他便没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大正三年的春天。

三月下旬,山里的樱花像往年一样绽放。清光坐在火车里,向窗外望去——漫山遍野的樱花让他忆起了六年前的那个女孩,她的头发就是这种让人心悦的颜色。他抬头望了望天,是清澈透明的蓝,也是她眼睛的颜色。

已经过去六年了啊。

他笑了笑,低下头去。

她现在怎么样了呢?

清光回过神时,火车已经快要到站了。

六年间,日本的年号从明治变成了大正,街市也变得更加繁华了。

他想来看看,这个时代的模样。

并且找到她,看看她现在的模样。

++++++

 
评论
热度(14)
© 嘉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