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反穿】主人太爱我了怎么办(二)

上一章链接走评论√手机弄不了文章内链emm

◇刀剑乱舞乙女向,

◆女婶×清光,是新婶不是加奈

◇正经向(真的)

◆但依旧有加奈和她家清光出没

↓↓↓


“千花~要一起去吃可丽饼吗?”

听到朋友的问话,千花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本应在今早落雨的天空,现在还是灰蒙蒙的一片。

“我就不去了,好像快要下雨了。”她摇了摇头。

“没事,我有伞。”

“我也有。”另一个朋友答到。

“不,我想说的是,我要回去收衣服,我好像就把衣服晾在屋檐外了。”

“这样啊,一个人生活真是辛苦呢。”朋友感慨道,脸上是略微失落的表情,“不过这也没办法啊,你要加油哦。”

“谢谢,那我走了,拜拜。”

“嗯,明天见~”

千花朝她们挥了挥手,随后拐进了通往住宅区的街道。


千花的家不在景区范围内,是京都难得的静僻清闲之地。

从路口向里走五十米,是一位老妇人的家,千花偶尔会去和她一起喝喝茶,聊聊天,悠闲自在。然后向左转,有一个六口人的大家庭,家里每天都很热闹。最后向右转,走过两个电线杆

——抵达。

千花在自家门前站定,邻居家的柴犬正透过铁质栏杆在对她摇着尾巴,她走过去,弯下腰来,轻轻拍了拍它的头。

本应该是这样的。

柴犬突然开始狂吠,千花也注意到了,一种陌生的气息向她涌来。有危险,她这样告诉自己。

她下意识地左顾右盼起来,却看见了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啊... 藤原同学?你怎么在这? ”

“啊哈哈,被发现了~”

清司笑笑,理了理额前的碎发,从电线杆后面走了出来。

“不待见我吗?”

清司没有先去回答千花的问题,而是蹲下身来,和柴犬隔着栏杆对视。不一会儿,柴犬便放松了警惕,朝清司吐了吐舌头。他便笑着摸了摸它的脑袋。

“我要搬来这里住一段时间。”

清司这才回答了她的问话。他站起身来,指了指身旁的行李箱。

“这里?”

“不,确切地说,我是要去你家住。”

清司一直面带微笑,说完这句话后,眼底笑意更浓,勾起弧度的嘴露出了一点虎牙的牙尖,很可爱。

千花眨了眨眼睛,一时间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哎?我家?”

“嗯,地址上写着就是这里呀,而且宇佐美阿姨应该也跟千花同学你说过了吧?”

清司为了不混淆人名,特地换了个称呼,说出了千花的名字,所以不难听出“宇佐美阿姨”指的就是千花的妈妈。

“啊...”千花这才想起今天中午妈妈打给自己的电话,“你就是妈妈说的‘远方亲戚的亲戚的儿子’?”

清司挑了挑眉:“嗯......算是吧。”

“我知道了,那么你进来吧。”

千花打开了门。


“请进。”

“打扰了。”

千花给清司拿了双客用拖鞋,随后便想换上自己的。她下意识的想拿脚蹭掉另一边脚上的鞋子,又突然愣住,做作的弯下腰来脱掉了鞋。

其实在她身后换鞋的清司都看到了,但现在的他也只能装作没看见,毕竟他还要在人家的家里待上好长一段时间呢。


清司跟着千花走进了里屋。

千花开了灯,招呼清司坐下,打开电视,打算在泡茶的空档到楼上去收衣服。

“你去哪?”

清司看到转身上楼的千花,离开沙发站了起来,神色有些紧张。

千花有些不明所以,实话实说到:“就是到楼顶去收衣服,快下雨了。”

“我跟你一起去。”清司说。

他的语气似乎不容她拒绝。

但千花突然想起,自己的白底橙色波点内|衣还挂在外面,便摇了摇头,可清司却不由分说的将她拉上了楼。


千花在阳台收衣服,清司则是在阻隔阳台的玻璃门外边等她,就好像画了条分界线。

千花时不时瞥一眼倚靠在门外墙上的清司,同时又快速摘下衣服上的衣架,放到一旁,用衣服包住了贴|身衣物。

“呼......”

她轻轻吐了口气,这才意识到家中有个男孩子的种种不便。

可她却并不感到糟心,反而有些欣喜。是因为对方是清司吗?可他们俩人认识的时间都还没到一天。这还真是奇怪。

千花不愿多想,摇了摇头。

天空雷声大躁,不时有紫色的闪电划过。

也该下楼去了,刚才好像没有关电视呢。千花想。

她刚把脚伸出门外,便有肉眼可见的电流极速从她腿上穿行而过,是可怖的紫色。她吃痛向后退了几步,腿部的麻痛感让她一个不稳坐在了地上。她的四周瞬间被那些紫色的闪电包围,就像一个牢笼,让她无法脱身。四周的一切事物都隐匿进了黑暗中,她除了刺眼的电流外什么都看不清了。

千花着实被吓到了,可她往哪儿躲都会碰到这道紫色的墙,只能将自己缩成一团。

这本不该是现实生活中会出现的事,可也的的确确是发生了。

有谁能来救我?

我一直一来都是只有自己一个人啊。

千花将脸埋进膝盖里。

毫无自觉的,她将手伸进了校服裙子旁的口袋里,那里面有她从未离身的「加州清光」御守。

她拿了出来,放在自己面前:“神啊,这其实只是一场梦吧?”

突然,她面前的御守被什么锋利的东西斩断了,连带着自己的皮肤一并划破。

千花猛的抬头,一个可怖的人形怪物站在她面前,眼里闪着紫色的幽光,身上被紫色的电流包围。怪物拿着一把太刀,指着她的脸。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怪物,可现在却无暇去想,她的心中只有恐惧与绝望。

自己还真是可笑啊,居然会将这种不存在的东西拿出来祈祷。

还有什么可以信任的东西呢?

她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她闭上眼的那一瞬间,黑暗中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嚎叫,紧接而来的是那个人独有的嗓音,让她安心——

“敢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伤害我的主人,胆子不小啊。”

这个声音是——

她睁开眼睛,眼前的怪物已经化作黑烟消散,少年手握的打刀刀刃上却沾染了血迹,和他的眸色一样,在黑暗之中异常耀眼。

“加州...清光......?”

千花声音颤抖着说出了他的名字。

“答对了~”

清光笑着歪了歪头,将紫色的闪电牢笼斩断,嘴里絮叨着:“死了也不会消失的东西真麻烦啊..... ”

他单膝下跪,向千花伸出了手:

“你没事吧?主人。”

评论(3)
热度(40)
© 嘉年🌸|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