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男反穿】主人太爱我了怎么办(一)

来开个连载,晋江审核也忒久了emm

顺便立个flag,给友人写的文要在寒假写完(没骨气

◇刀剑乱舞乙女向

◆女婶×清光,是新婶不是加奈

◇正经向(真的)

◆但依旧有加奈和她家清光出没

换个婶写写,是个传统的京都女孩,外貌是黑发黑眸,头发及肩中长发,穿的黑色水手服(没错,就是看到日本那位超棒的太太cos的清婶来的灵感,不过忘了叫啥了emm

其实是清光更爱主人

↓↓↓

  “咔——!”

  手中的御守被利刃斩断,段成两半。那落刀利落得骇人。

  少女瘫坐在地上,瞳孔猛然收缩。那落刀利落得骇人,在她脸上划出一道口子。她全身发冷,周围的黑暗更加深了她的恐惧。

  啊啊,果然不应该抱有什么奇怪的妄想。

  她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宇佐美千花百无聊赖地翻看着手中的书本——是约翰·欧文的《为欧文·米尼祈祷》。

  “When someone you love dies, and you're not expecting it, you don't lose her all at once; You lose her in pieces over a long time—— the way the mail stops coming, and her scent fades the pilkows and even from the clothes in her closet and drawers.”

她正好看到这一段。

  “‘当某个你爱的人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离开了这个世界,你并不会立刻就失去她;而是会在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一点一点地失去她——像是不再收到她的信件,她在枕头上,甚至是衣柜和抽屉里衣服上留下的气味也会渐渐散去。’吗......”

  千花轻松地念出了这段话的日语翻译,声音在下课时间嘈杂的教室里轻不可闻。

  这是她妈妈从美国寄回来的原版书,没有翻译的那种。

  千花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英语了,教她的便是她家同在美国留过学的父母,所以看这种书对她来说没有一点障碍。

  千花的妈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日本妇女,严厉,高傲,不可一世,行事风格向来都是雷厉风行,是日本资薪极高的女医生。千花的爸爸则恰好相反,脸上总是带着淡淡的柔和的微笑,是传统质朴的京都人,同样也是医生。俩人不在同一所医院,但威望都很高,一年前都相继被派去美国学习。

  再来说说他们的女儿千花,她的性格完全就是她爸爸的翻版,安静温和,有时候从她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一点情绪变化。遗传自妈妈的地方,大概只有如墨的黑发和黑眸了。

  千花因为多年来父母都是忙于工作的缘故,已经习惯独自一人居住了。但即便如此,她在回到空荡荡的家里时也会感到寂寞。但是她不说,她不想给父母添麻烦。

  千花把视线从书本移开,望向窗外。

  窗外的天空有些灰暗,乌云还在不断积压,而在这片阴暗之中,学校旁边山上的枫叶林便显得格外醒目,叶子已有些许已经开始泛红。

  “快下雨了啊...”

  千花的声音随后便被上课的铃声给埋没了。


  千花将已经洗好晾晒过的秋季校服从衣柜里拿了出来。

  和夏季白蓝相间的水手服不同,秋季的是以黑色为主,配以红色的蝴蝶结和花纹,这也是她最喜欢的配色。

  说到这种配色,千花立刻想到了自己两年来一直在玩的一款页游——《刀剑乱舞》。作为游戏角色之一的加州清光的服装配色,正好也是这样的。

  千花抬起头看了看钟表,时针指向“9”,与分针相连形成一个九十度角。自己已经完成了作业,洗好了澡,也该玩下游戏了,适当的放松也是很有必要的。

  对于千花来说,在自己漫长的独居生活中,游戏是里面最有意思的一部分。忘了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电脑,喜欢上游戏的,大概是在自己小的时候一次好奇的尝试吧。

  游戏加载完毕。电脑屏幕的游戏界面上,黑发红眸的少年正对着她勾唇一笑。

  千花的近侍刀一直都是清光,即使是为了练级而换掉,在退出游戏时也会再次把第一部队的队长换成他。

  游戏伊始,千花是对清光的立绘感兴趣,在听了台词后,她想都不想便选择了他做为初始刀。

  原来都是渴望被爱的人啊。

  千花当时是这样想的。

  千花边玩游戏边摆弄起手中的御守。御守是她从亚马逊买回来的,是官方推出的「加州清光」御守,记得是一千日元左右,不是很贵。“明明都不是真的。”她常常这样对自己说,但御守总能给她很大的安全感。

  快到十点的时候,千花边关闭了电脑。关于如何支配自己的时间这一点,千花一直做得很好。

  关好灯,千花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明明都不是真的...期待个什么劲啊。”

  她再一次对自己这样说道。

  在屋子的外边,雨从傍晚就一直下到现在,落在地上时会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


  “哎?这种时候才转来吗?”

  “是啊,都已经开学两周了哎。”

  “进度不会跟不上吗?”

  “不知道......”

  一进到教室,千花便听到了同学们的谈话。大家应该都是听到班主任说今天有新同学转来的消息,都在议论着转校生。

  “男的女的?”

  “嗯...也不知道...”

  “要你有什么用...啊,”说话的女生看到了正在将教室门拉上的千花,“千花,千花!你知道吗?”

  “哎...?知道什么?”千花眨了眨眼看向那个女生。

  “就是关于转校生的事啊,”女生又补上一句,“毕竟你是班长嘛。”

  “啊...那可能让你失望了,老师什么都没跟我说。”

  “诶...怎么这样......”女生一脸失落。

  “安静一下,大家都回到座位上!”

  班主任的突然到来吓了大家一大跳。

  “呜哇——!不科学啊,平时有来这么快的吗!”

  有嘴欠的男生大喊道。

  班主任挑眉说道:“我就是来看你的,就是不给你时间抄作业。”

  班里的同学立刻哄笑成一团。

  “好了,大家先回到位置上去吧,等人到齐了我再给大家介绍一下新同学。”性格爽朗的女班主任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

  “啊...那个......”

  并不属于这个班的陌生嗓音从没拉好的门外传来,与此同时,又有几个学生从后门走进了教室。

  班主任一脸懵逼地转过头去:“诶,原来你跟来了啊。”

  “老师,人都到齐了。”就在这时有人喊到。

  “啊?哦...那你就进来吧,大家回到座位上去坐好了!”

  大家随即四散开来,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好。

  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千花默默想道。


  「藤原 清司」。

  转学生在写好这四个字后边转过身来面对着大家。

  “我叫藤原清司,擅长的科目大概是日本史,兴趣是...剑道,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他莞尔一笑,眼睛弯成好看的弧形线条。

  讲台下立刻有花痴的女生发出喊叫。

  的确,单论外形的话,藤原清司绝对是要归为帅哥那一类的,但他的容貌之中又不乏女生的柔和美,笑起来很可爱。

  而且千花是第一次看见能把这个发型驾驭得这么好的男生,要说是什么发型,以她的话来说就像是在头的两侧分别盖上两片假刘海,风一吹便会掉下来的模样。这样的发型,放在眼前这个男生的身上却出奇的好看。

  好像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千花又睁大眼睛努力去观察——皮肤白净,眉眼细长,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但是没有痣,没有发辫,眼睛还是纯正的黑色——真是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将眼前的少年拿去跟“他”比较呢?

  千花又看了看少年,发现他也在看着她,黑色的眼睛里是诧异和不解。

  为什么是这种眼神?

  “...那个,宇佐美同学?”

  “...啊,是。”

  被突然点到名字的千花回过神来。

  “你突然站起来是......”

   “啊...”

  千花这才意识到,自己因为想细看一下清司的模样,不由自主就站起来了。

  尴尬......

  千花在大脑中快速找出能为自己解尬的说辞。

  “呃...因、因为我是班长,而且新同学对我们学校又不太熟悉,所以我想带他去...参观一下校园。”

  白痴的理由,但应该能为自己的白痴行为做出解释。

  “宇佐美同学还真是积极呢,那就拜托你了,午休时间再带藤原同学去吧,你先坐下吧。”

  “是...”

  千花小幅度地叹了口气。

  真是失态,看来以后要忍痛割爱减少游戏时间了,不然自己往后可能还会有更奇怪的臆想。

  垂眼看书桌的千花没看到的是,清司正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她。


  中休时间。

  “宇佐美千花同学~”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还是全名,千花立刻从书本里抬起头来。

  “是这样叫没错吧?”

  来人是清司,他正笑眯眯地看着她。

  “是的...啊,对了,我还要带你去参观校园来着。”

  千花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清司为什么回来找自己,然后才想起自己今早的“自告奋勇”。

  “我们走吧。”

  “嗯。”

  “那个...要不便当也一起带上吧。”

  “好。”


  “那里是图书馆,你办好借书证后就可以去借书了,一次可以借两本。”

  “这里是学校餐厅,没准备便当又不想去便利店的话可以来这里,味道还不错,但价格不是很亲民。”

  “那边是体育馆和游泳池......”

  千花和清司一同走在校道上。

  千花在前给清司带路,他走在她后面,就这样看着她的背影,听着她的解说。她穿的是秋季的黑色水手服,头发柔顺地披散在肩头。

  “差不多就到这里了。”

  千花在带着清司走过校园里的最后一座建筑物后,转过身来。

  虽然他俩中间隔有一段距离,但对于千花突然停下的动作,清司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脸庞就已经近在咫尺。

  “啊,抱歉!”清司立刻向后退了一步。

  “没事,”千花摇了摇头,“站在你前面却突然停下来,是我不好。”

  “不不不,我才是,在你介绍的时候居然走神了。”少年用左手摸了摸后颈,再次说到,“抱歉。”

  其实千花并没有什么不自在的感觉,明明相互认识都没到半天时间。

  “要不要一起去楼顶吃便当?”

  千花对她完全不熟悉的清司这样提议道。


  千花和清司一同在楼顶上坐下,这里不只他们两个,还有其他学生也在这里一起吃便当。

  “呜哇,这里超舒服的。”

  不断有风从他们身旁吹过,清司赞叹一声,伸了个懒腰。

  “对吧,而且再往后一点,等到深秋,还可以从这里看到学校旁的那片枫叶林,超好看的!”千花的言语中带着些许兴奋。

  “是嘛,那我到时候一定要上来看看。”清司看着她,突然问道:“话说回来,你平时都是自己一个人中饭的?”

  “不是啊,只有今天,可能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我要带着你去参观校园吧。”

  “这样啊......”

  “怎么了吗?”

  “没事,我们吃便当吧~”

  “嗯。”

  就在这时,千花放在裙子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她站了起来,对清司说了一声后边跑到一旁去接听。

  清司在不远处看着少女,她的表情在提到枫叶时有过一阵喜悦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波澜了。

  “很喜欢枫叶...吗。”他自言自语道。

  

  千花挂断通话后便小跑着回到清司身边,“让你久等了。”

  清司摇了摇头,没有过多过问,本来也就没有问的必要。

  不远处,天空的颜色开始变得暗淡,似乎又要下雨了。

 
评论
热度(30)
© 嘉年🌸|Powered by LOFTER